患者汗大出、脈浮大緊數、頭暈、頭痛、嗜睡、不口渴
脈證至此
參照時節
大約清暑益氣湯就可以開出去了
但是此位患者
後學以
桂枝加附子湯解之
其後頭痛、欲嘔再來複診
用五苓散收尾

近日有朋友問道
經方與時方的不同

提出這個醫案
重點是不必以經方、非經方來評斷一位醫生
或許
這位患者吃一包清暑益氣湯立刻就好
但是後學認為
重要是患者的症狀
在醫生腦中形成的病機

西藥就如同原子彈
一顆下去全死
而且讓你很有感覺
中藥就如同導向飛彈
必須很精準命中目標
否則也是白搭

而中醫師對病機的掌握度
就是導向飛彈中的CHIP
對中醫生理學的基礎
就是導向飛彈中的GPS
兩者相輔相成才能發揮最大效用

中醫界的許多前輩
能把後世方用的出神入化、效如浮鼓
但是後學認為
也只有傷寒雜病論對於病機的演繹是最清楚的
也是最適合我們後輩來盡心學習的

Conch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